首页 >空间技术

我对检察官说你TM哪只眼看见我杀人了l夜行警事S1013

2019-11-05 17:51:33 | 来源: 空间技术

原创: 林野

「夜行警事」是魔宙半虚构社会派悬疑系列

由警察林野讲述当代城市的犯法调查

大多基于真实罪案和社会事件改编而成

从而到达探索人性的目的

我对检察官说你TM哪只眼看见我杀人了l夜行警事S1013

大家好,我是徐浪。

今天是夜行警事第1季第3集,我又来做前情提要了。

在前两篇夜行警事里,我的朋友林野,刑警队大队长,被卷入了一起命案。

死者是他的发小王灿——王灿在购买毒品的路上,被一辆长途汽车,撞断了腿,然后又莫名其妙死在了废弃工地。

但这事有很多疑点:

1 撞人的长途汽车人间蒸发

2 王灿去找的毒贩,5年前就死了

3 出事前,有人向王灿家里扔燃烧瓶,好像要烧死他

林野正要调查王灿的死因,检察院忽然找到他,说王灿临死前,举报了林野索贿,弄得他很懵逼。

他拼劲全力,洗脱了罪名,重新参与调查,却发现,王灿和2十年前的一件女孩溺死案件有关。

和这案子有关的另外一个人,和王灿一样,死得也特诡异——在山上被发现,裸死、全身腐烂的被绑在1棵树上。

看过的朋友接着看故事吧,没看过前两篇的,点击下面链接:

我对检察官说你TM哪只眼看见我杀人了l夜行警事S1013

我的发小王灿死了,死前举报我强行索贿,让我堕入受贿危机。

但我在调查中发现,王灿的死,没那么简单,仿佛跟20年前一起小女孩失踪案有关。

当年关系到失踪案的三个小男孩,王灿,常子宁,杜小斌。其中王灿死了。

但现在,石锋告诉我,常子宁也死了。

常子宁赤身裸体死在山上,死状惨烈,法医在常子宁指甲里,找到了他人的DNA。

他们通过信息库,比对出,这个DNA,属于一个叫马杰的人。

而这个马杰,两年前就因肝癌,死了。听见这消息,所有人都很惊讶。

石锋领导专门派人去了趟陕西,经过资料查实,马杰确切死了。

法医搜集了马杰儿子的DNA,结果与常子宁指甲中的DNA符合。

石锋说这边要求开棺验尸,但马杰死后是火化的,没法验尸。

我对检察官说你TM哪只眼看见我杀人了l夜行警事S1013

两地警方都一头雾水,谁也没法解释,常子宁指甲中的人体组织,为何属于一个死人。

闹到最后,两地警察打起了嘴仗,相互指责,闹得很不愉快。这起案子也就挂着,不了了之。

我很头疼,又查出一个死人。

不知怎样,我突然想到,王灿口中早已死掉的毒贩“九江”。

第二天,“干妈”醒了,我接到石锋通知,立马赶到医院。

“干妈”躺在病床上,眼神空洞而失望。

检察院的人和老赵也在病房里,护士没好气的说,病人现在身体还很衰弱,经不住打扰。

我被老赵赶出了病房,他说人家问话呢,你别待在这。

我出了病房,在住院部大门口等着。

抽了一个小时烟后,老赵他们匆匆走出电梯,我急忙迎上去。

老赵看到我,脚步没停,指了指他的车,让我立刻上车。

车子行驶在绕城高速上,车上没有人说话。我心里忐忑不安,不知道这回又是什么下场。

石锋坐在旁边,我拿手戳他一下,他竟然不理睬我。

我用力锤他一拳,石锋这忘八,从后腰摸出了手铐,我心想完了。

石锋拿着铐子,说林队,兄弟也是混口饭吃,今天上面下令抓你,兄弟不能不从,你可别试图抢车抵抗,最后把我们都杀了,再来个绝地逃亡,那日子就不好过了。

老赵回头要给石锋个耳刮子,司机小王也笑了场。

我看着三人笑的前仰后合,都懵逼了,老赵忍住笑,说你“干妈”把实情讲了,你那不是索贿。

我松了一口气,但又不明白为何给我银行卡。

老赵说,王灿怕你查到之前的一起案子,想用这个办法把你困住。

我一下想到了刘希希失踪案,但又觉得不对,说用这办法,很快会被查出来。

老赵说,人家只要瞒到今年国庆,国庆1过,就算被查出来也不怕了。

我问为什么?

石锋说,追诉期嘛,到今年国庆,他那个事情也就过了20年追诉期。

我把了解的信息给老赵讲了,他让我回去报到,明天开会讨论。

第二天清早,专班会议,老赵宣布我加入,然后开始讨论案情。

王灿大年三十去买毒品,在途中遭受车祸。而负责这个案子的郑成志,一直没找到肇事车。

老赵很生气,给郑成志最后三天时间,说再找不到车就滚犊子。

王灿死前告知过我,他联系的毒贩叫“九江”,老赵之前让禁毒支队调查“九江”。

禁毒民警查出,两个月前,有个外地人来买毒品,自己不吸,却高价买毒品。

同时,这个外地人自称“友强”,外地口音读起来像“九江”,外地人最后一次拿货是在4月19日,也就是王灿死前三天。

外地人那天买了大量的货,毒贩手里不够,约定后面再补上,但王灿出事后,外地人就消失了。

石锋也没查出,王灿纵火案里,那个中年男人是谁。

他跟郑成志一块挨了老赵的骂。

会后,我跟石锋回了办公室。

我拿出材料,一页页翻看。

翻到受害人资料,我看着王灿的履历,忍不住咦了1声。

石锋听到声音,凑过来看。

我把受教育经历一项指给他,上面写着,2002年9月至2006年6月,就读于XX大学法学院,获法学学士学位。

石锋不解的看着我,我问他,王灿为啥举报我?

石锋说为了撑过追诉期。

我说是啊,法学学士,除知道追诉期,更应该知道这只适用刑事案件,可刘希希落水失踪,明显不是刑事案件。

我把这页折了角,再往下翻,翻到王灿的尸检报告。

上面记录着王灿尸体的法医学检验结果。

我注意到他的化验结果,王灿右手肱二头肌有个针孔,血液中的甲基安非他明(即冰毒)含量很高。

石锋说,王灿死前注射了大量毒品,他们推测,王灿用毒后出现幻觉,不慎掉进了地基坑里。

我看着卷宗笑了,说你们一帮人,就没发现问题吗?

我把石锋问懵了,他看着我,不解。

我说,冰毒一般都采取烫吸,很少靠注射,而且,我觉得王灿的毒瘾,还没到要注射的程度。

石锋点点头,我扔给他1支圆珠笔,让他用右手拿着,扎右手的肱二头肌。

石锋比划半天,圆珠笔掉在了地上。

我说这里有问题。石锋望着我,一脸茫然。

气不打一处来,我问他刚才的动作别扭不?他说别扭。

我说王灿也觉得别扭。

石锋说他可以用左手啊,说着捡起圆珠笔,做了一个左手扎右臂的动作。

我说那你去问问,他为何不用左手?

石锋想了想,说难道是他的左手不方便?

我叹口气,说你去找王灿车祸的伤情报告,回来给我抄一遍!

我把这页也折了角,继续翻,翻到现场物证的单子。

上面记录着,案发现场发现的受害人物品——一张公交月票,一部手机,103.4元现金,一串家门钥匙,一张医院就诊卡,还有一根可调式拐杖。

这些东西都附有照片,我的眼光停在那张拐杖上,总觉得它不对,又说不出来缘由。

我问石锋,这些东西现在在哪里?

他说都在证物房里。

我们来到证物房,石锋指给我看,是一根银白色拐杖。这拐杖,我之前确切在王灿家见过。

我问这根拐杖你们动过没?

石锋说一直放在这儿,没人动。

我让石锋架起拐来,石锋试了试,这根拐杖他用着正好。

石锋走了几步,我问他感觉如何?

石锋说挺好啊,腋窝垫软和,手柄坚固,重量适中。

我笑了,石锋问我笑甚么。我问石锋多高,他说一米八三。

我问他,王灿多高?

石锋一下明白了。

王灿才一米六八,却用着一米八三的长度。

说完,我把这页一样折了角。

王灿的死,有很多费解的地方,我想再找“干妈”问问,却得知她又昏迷了。

石锋问,林队,我们现在咋办?

我说王灿和常子宁死了,但还有一个杜小斌,咱去把他找出来。

网上的信息库里,没有我们要找的“杜小斌”,石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从市局户籍管理中心的档案库里,翻出了杜小斌的原始户籍卡片。

1995年,杜小斌一家搬去湖北武汉,他落户以后改了名字。

他现在不叫杜小斌,而叫李斌。

在武汉警方的帮助下,我们查到了李斌。

在老赵批准后,我和石锋去了武汉。

社区民警带我们找到他家,开门时吓我一跳,李斌现在成了个大胖子。20年前我们也一块玩过,但没法把眼前此人,与当年瘦小的杜小斌联系起来。

石锋出示了证件,说我们是你老家的警察,来了解一些事情。

李斌妻子抱着孩子,在一旁惊讶的看着我们。

我说不用担心,随意聊聊。

李斌妻子疑惑的眼神,在我们身上来回转,李斌让她先抱着孩子去卧室。

李斌招呼我们坐下,问有甚么事情?

我反问,你之前的朋友,常子宁和王灿,你还记得他们吗?

李斌庞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,很轻微,但我还是发觉到了。然而李斌却摇摇头,说不认识。

石锋指了指我,说李斌,这是你小学同学林野,没认出来吗?

李斌看了看我,眼神闪烁,但嘴上仍然说不认识。

看李斌这态度,我给石锋一个眼神。我们多年搭档,他立即明白我的意思。

石锋咳嗽一下,突然厉声对李斌说,有人指证你跟王灿合谋,杀了常子宁,我们现在要抓你回去!

此话1出,李斌吃了一惊,连我也有点懵。我只是让他换个角度聊,可这家伙瞎话张口就来。

不过瞎话也有用,李斌下意识辩解“怎样可能,我和他俩好多年没联系了。”说完立马意想到不对,脸色都变了。

我盯着李斌说,你不是不认识他俩吗?

李斌怔住了,沉默好久,最后叹了口气,眼神坚定地说,我们真的好久没联系,更不可能弄什么合谋杀人。

我说石警官只是试探一下,但我们既然找来了,就说明事情跟你有关。

“常子宁真的死了?”李斌问我。

我点点头,让他做好心理准备,拿出常子宁命案现场的照片,递给李斌。

他扫了两眼,就把照片还给我,半天说不出话。

过了一会儿,才吞吞吐吐的问我,是王灿杀的么?

我摇摇头,说刚才石警官在激你。

李斌一下就火了,嚷嚷说你们警察怎样这样,这不是诓人么。

我说你别嚷嚷,人要是王灿杀的倒好说了,现在的问题复杂得多。

李斌愣住了,问你啥意思?

我说王灿死了,比常子宁还惨。

李斌的脸色很难看,问王灿咋死的?

我又拿出王灿命案现场的照片,李斌摆手说不看不看。

但我装回照片的时候,他又说,还是看看吧。

王灿现场的照片,是我专门挑出来的。

其中正面像里的王灿,满脸血,眼睛微张,穿过腹部的钢筋上,还挂着零散的人体组织。

李斌战战兢兢的瞄了一眼,赶忙把照片还我,甚么也没说,点了一根烟。

我问李斌有甚么看法?

李斌说,这都是他们的事,跟我有啥关系。

“那刘希希呢,也跟你没关系吗?”石锋插了1句。

“刘希希”三个字显然刺激到李斌,他手抖了一下,把烟灰直接抖到裤子上。

“当年你们3个人,已死了两个,不想死的话,你还是说实话吧。”我盯着李斌,他垂着头,不敢看我。

我们跟李斌聊了4个小时。

毕竟时间久远,李斌得渐渐回想,但他又总躲避关键问题,这让我们很生气。

李斌老忽悠我们,石锋受不了,直接取出手铐,摔在茶几上。

石锋说,你TM再忽悠,就直接把你拷回局里审。

我在旁边,劝说李斌,让他老实交代,省的后面大家麻烦。

李斌想了一会,起身从酒柜上拿了一瓶烈酒,猛灌两口。

李斌说,刘希希不是落水失踪。

1995年9月的一天下午,王灿、常子宁、李斌(那会叫杜小斌)三人在河边玩游戏。

三人在河滩挖了一个深坑,坑上用树枝搭“梁子”,用编织袋盖上,又在编织袋上铺了泥土,准备骗人来“踩陷阱”。

三人商量时,刘希希一人经过河边,三人就决定骗她。

三个孩子,你一言我一语,约请刘希希一起玩。

刘希希朝他们走去时,掉进“圈套”,三个孩子在上面,高兴得载歌载舞。

刘希希想往外爬,但三个孩子还没玩够,用各种方法阻挠她上来。

三人一阵忙活,不知是谁扔了大石头,砸到刘希希。

刘希希哭了起来,1直说要回家告妈妈。

三人畏惧了,刘希希的妈妈很利害,平时没人敢惹,如果她知道了,他们都得挨打。

常子宁打算拉刘希希上来,但王灿拦着,他举起一块石头说,你不告知你妈,我们就拉你上来。

刘希希却边哭边说,我就要告诉我妈,让我妈告诉你妈,打死你们!

王灿把石头扔了下去,指使另外两个孩子也扔石头,李斌不敢再扔,说拉她上来。

王灿不愿意,说她上来要告家长!然后继续和常子宁一起扔石头。

刘希希大哭不止,但荒芜的河边,除他们三人,再没人能听到她的哭声。

王灿和常子宁石头扔得越多,刘希希的哭声听着越弱。

终究,刘希希不哭了,她闭上了眼睛。

不管三个孩子怎样呼喊,她也不再作声。

插画:@Leon_Lee李万欣

夜行警事S1-004,会在明天上午发布,林野发现了,王灿又一个阴暗的秘密,该来得来。

世界从未如此神秘

We promise

We Are Original

本文属于虚构 文中图片均为原创

未经授权 制止转载

猜你喜欢